威尼斯人官网

“停车3分钟熄火”:边争议边实施
行业动态  2016/3/31 9:00:54

“大夏天在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,坐在车里要熄火?”不少市民最近很关注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就《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(草案)》中“停车超3分钟须熄火”入法举行的听证会。

力推这项新规者认为,“停车熄火”可明显减少能源消耗和尾气排放,缓解当前北京市动辄雾霾的环境窘境,而反对者对可操作性提出质疑。

其实,出于环保的考虑,一些国家和城市已经实施了“停车熄火”的相关法例,但对环境的影响是否立竿见影,似乎还要进一步考量。

酷热等特殊天气成为例外

早在1997年,香港环境保护署就开始推行“停车熄火”公众教育运动,2007年11月2日,特区政府决定对该做法展开5个月公众咨询,收到的1349份问卷中,同意立法规定驾驶者必须“停车熄火”的占77%;同意“停车熄火”规定应在全港实施的占73%;应全年实施有关规定的占56%。

当时被广泛引用的数据是:汽车空转引擎排放的污染物,较正常行车高3倍;而空转引擎3分钟所消耗的燃油,足以行车1公里。此外,释放出的热气,造成城市气温上升。

而反对声音也一直没断,例如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就质疑说,如果正在排队等客的出租车短时间内重复启动引擎,不但增加废气排放,而且耗损机件;香港天气炎热,如果等候时必须熄火不能开空调,会导致客源流失,更损害司机身体健康,有媒体表示,香港街道狭窄,热气聚集,开车门无法吹凉车厢……

虽然争议颇多,2011年香港特区立法会还是通过法案。根据通过的法例,司机在每小时内停车不熄火超过3分钟,将被罚款320港元(100港元约合79.208元人民币)。

相较而言,加拿大推行“停车熄火”要顺利得多。加拿大联邦、省两级政府目前均未制订有关“停车熄火”的法规,但许多城市通过市政附例的形式,在本市范围内制订了“停车熄火”的强制性规则,如在东部城市多伦多,市政附例规定每60分钟内停车不熄火超过3分钟,最高罚款将达125加元(市政府罚款100加元,安大略省附加费25加元)(1加元约合5.87元人民币)。

由于实施“停车熄火”后,停车不熄火现象大为减少,这项规则在短短几年间(据相关资料显示,最早实行这项城市附例的多伦多市和温哥华市,通过附例是在2006年),在越来越多城市迅速推广,如温哥华市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,截至去年底,制订和推行这一规则的城市已占城市总数的1/4。

当然,顺利推行不等于没有争议。加拿大联邦资源部曾发布过一项官方调查结果,称“汽车熄火后重启,时间一般不会超过30秒”,而过长时间的空转,反倒会损害车辆引擎。而批评者认为,加拿大地域辽阔,许多城市冬季(尤其夜间)温度极低,“熄火后重启不超过30秒”并不符合实际情况。

正因为争议颇多,“停车熄火”的法规大都规定了豁免情况。比如香港和加拿大都规定,如果出现酷热等特殊天气,可以不“停车熄火”。

条例宣传容易不到位

怎么让车主了解有“停车熄火”这么一项法规,是该法规实施后遭遇的尴尬之一。比如在新加坡,四季如夏,阳光炙热,当在路边停车等待接送家人的时候,或只是为了停下来打个电话、吃个早餐的时候,熄火等待几乎是不能容忍的选项。但停车不熄火,在新加坡确实属于违法行为。在现行《环境保护和管理(车辆的尾气排放)法规》的监管框架下,但凡不是迫于交通状况原因让机动车在静止状态下空转,则视为违法行为。如果罪名成立,初次违法者将面临不超过2000新元(1新元约合4.89元人民币)的罚款,而多次违法者面临的最高罚款则达到5000新元。

“因为停车不熄火而被罚款,这实在有点冤,他们可能都不知道有这样的法规。国家环境局应该多宣传这一法规以及违法可能带来的罚款。当人们对某一法规一无所知的时候,法律的威慑效应实际上是缺失的。”新加坡本地媒体引用一名法律专业人士的话如此说道。

在这方面,香港想得更周到一些,为使民众尽快了解条例相关内容,特区政府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工作。条例生效后的半年时间内,环境保护督察及交通督导员共进行约180次针对停车不熄火黑点的宣传和执法工作,并未发出一张定额罚款通知书。

目的在于养成习惯

“停车熄火”最大的难点还在于实施。

像加拿大是联邦国家,市镇是三级政府中最低、也是权力最小、财力最单薄的一级政府,许多被称作“市”的地方,面积、人口远不如北京一个街道办事处,由于各城市通过的城市附例,有些尚不能和上级警方(加拿大皇家骑警、各省省警)通联,而市警力量单薄(不少通过“停车熄火”附例的城市,市警编制不到10人,还需承担治安等职责),因此不少批评者指出,“停车熄火”规则在一些已实施的城市,的确有“防君子不防小人”之嫌。

香港也面临同样尴尬,2011年底,香港共有314名交通督导员,而领有牌照的私家车高达43万辆。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,执法人员恐怕只能“挂一漏万”。对此,环保署回应说,希望透过“执法和宣传教育”的方式,帮助司机养成“停车熄火”的习惯。

条例在香港实施首月,执法人员“先劝喻,后执法”。如果对违例司机劝喻不成功,就会当面开始计时,超过3分钟就会开出罚单。若执法人员发现有司机停车不熄火2分钟,又开车驶往邻近街道继续违例,可累计其未熄火时间。

据统计,香港2012年因违反“停车熄火”法例而罚款,全年只有约2000港元,环保署严重错估“停车熄火”违法人数,原本预期一年有3600张罚单,但结果只有6张。环保署表示由于执法人员站在眼前计时,而绝大部分驾驶者表现合作,故最终只有少数人被检控。

新加坡则采用柔性执法,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部长维文在去年9月的一场国会辩论中透露,在2009至2011年的三年间,政府平均每年发出320份投诉通知,只有12名司机最终因为停车不熄火而被罚款,每人罚款额度也只有70新元。只有那些不配合提供驾驶员信息或提供虚假信息的行为,才有可能被罚至2000新元或5000新元。

一名新加坡本地微博达人就曾晒出一张环境局开出的投诉通知。这份通知明确写明了在收件人名下的机动车,在何时、何地,从几点到几点停车未熄火,并要求收件人提供当时开车人的相关详细信息支持调查。只有那些不配合提供驾驶员信息或提供虚假信息的行为,才有可能被罚至2000新元或5000新元。

环境效果还需观察

“停车熄火”对于空气质量改善的效果到底有多大?根据香港空气质量报告,在对微细悬浮粒子(PM2.5)的监测中,2011年元朗一般监测站录得全年最高的24小时平均值109微克/立方米,中环路边监测站则录得最高的全年平均值39微克/立方米;而根据2012年的初步数据,上述对应数据为:东涌103微克/立方米及铜锣湾的42微克/立方米。数据“有升有降”,表明法例实施一年后,香港空气质量并未明显改善。

分析人士认为,无论法例的直接环保效果如何,但其制定及实施过程显示了香港根治空气污染顽疾的决心,有助提醒市民自觉树立环保意识。

不过,“停车熄火”倒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研究成果。据香港媒体报道,香港生产力促进局针对停车熄火法例研发了“自动停车熄匙空调系统”装置,成本约1.5万~3万港元,该系统可以让汽车完全停止时引擎也自动停止。与此同时,辅助空调系统便立即启动,继续往车厢提供冷气,并维持达1小时。预计未来将在香港出租车和私家车上安装。